澳门申博

当前位置: 首页 >  单机资讯 » 正文

玩家战胜巨头Valve搁置付费MOD

如果有一天,暴雪突然宣布《魔兽世界》的插件制作者们可以收费,同时在其战网商城中提供付费功能并拿走75%的收入分成,那将会在《魔兽世界》社区中激起多大的争论呢?

很不幸的是,这样的争论上周四就降临到了整个Steam社区。4月23日,Valve宣布为Steam平台的第三方游戏开放其创意工坊的付费功能,并且从多达24000个MOD的《上古卷轴5:天际》开始推行,而Valve和《天际》发行商Bethesda的分成比例则高达75%(Valve占30%,Bethesda占45%)。Valve此举激怒了大量MOD制作者和游戏玩家,24日,Steam小组Boycott Buying Workshop Mods(联合抵制购买创意工坊MOD)被发起,随后将近10000人加入该小组抗议Valve。25日,Valve联合创始人Gabe Newell意识到付费计划可能激怒了整个互联网(原话:piss off the Internet),并在Reddit发起AMA(Ask Me Anything,即问我任何问题)试图平息争论,结果曾经的偶像却收到了有史以来最多的差评。经过了整个周末的社区争论,4月28日,Valve和Bethesda同时宣布移除《天际》MOD的收费功能。

不到一周的时间,Valve为Steam平台打造数月的新功能便遭重创。此次事件目前看来是告一段落了,但事件背后的争论还远未平息,对游戏社区甚至游戏行业的影响预计仍将继续发酵。

Valve付费MOD项目的由来与MOD商业化的实例

2011年上线的创意工坊原本是为了方便玩家们给Steam平台上的游戏制作自定义内容,例如《军团要塞2》的游戏物品、《天际》的MOD、《传送门2》的地图以及DOTA2中英雄们的皮肤和语音组件。到2015年1月28日,Valve宣布已经支付了超过5700万美元给那些通过创意工坊为Valve游戏制作和出售自定义作品的玩家,然后才有了Valve打算把这一模式照搬到Steam平台上的第三方游戏中来的事情。

Valve在28日的公告中承认,“我们对自己的游戏社区非常了解,但一个像《天际》这样成熟的、有着多年历史的MOD社区,很可能并不适合用来重复我们的模式。”Valve也提到了他们的动机,“我们想要伟大的MOD出现得更多,并能发展成像DOTA、《反恐精英》、DayZ以及《杀戮空间》这样伟大的游戏,我们想把这样的机会带给每一个想要做到这种程度的MOD制作者。”leppr在Hacker News对此评论道,即便Valve此举不会改变大家制作MOD的方式,而纯粹是想为社区带来价值,那仍将重塑整个MOD社区。对此来说,iOS的应用商店可能会是一个更好的例子。

但MOD开发与商业化的应用开发的本质还是有所不同的,它更接近于一种开源社区的组织方式。以DOTA为例,第1版DOTA地图是2003年由Eul基于《星际争霸》的Aeon of Strife地图制作出来的,《冰封王座》发布之后Eul便不再更新。从2004年3月的3.xx版本一直到2005年2月底的6.01版本,都是由Guinsoo在维护和更新。然后IceFrog从6.02版本开始接手开发工作,直到现在他仍在为地图工作。(后来Guinsoo和Icefrog才分别参与了2009年发布的《英雄联盟》和2013年发布的DOTA2的游戏开发。)

而MOD保持免费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于其中的知识产权争议。2012年暴雪与Valve争夺DOTA的诉讼虽然以和解告终,但原本DOTA社区的商业财富事实上已被瓜分殆尽:暴雪是拥有Defense of the Ancients(远古遗迹保卫战,即DOTA)的商业版权,不过是基于《魔兽争霸3》的,一同还有原本《魔兽争霸3》的英雄模型及专有名词;而《魔兽争霸3》以外的DOTA则归Valve和IceFrog所有。这起诉讼最终的影响是,Valve的DOTA2不再是Defense of the Ancients 2的缩写,而暴雪2011年基于《星际争霸2》公布的Blizzard DOTA则改名为Blizzard All Stars(《暴雪全明星》),后来又改名为Heroes of the Storm(《风暴英雄》)才最终发布。但MOBA类游戏的市场先机事实上却早已被《英雄联盟》所抢去。

于是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Valve这个计划最大的反对声音反而是来自于MOD制作者们了。《质量效应》的MOD制作者FilthyCasual在Steam论坛发帖详细论述过Boycott Buying Workshop Mods小组抗议中反对Valve做法的几个原因,并号召人们用自己的钱包说话,一分钱也不要花在MOD上,从而保持MOD免费。对于Valve的付费计划在《天际》社区所引发的混乱和冲突,the_man_Sam在Reddit上是这么描述的:MOD制作者们彼此在气愤相向,而玩家们则生气于所有的MOD制作者们,因为大家都认为MOD付费计划根本就是在“抢钱”,所以每一个人都因此而对Valve和Bethesda愤怒不已……正是得益于MOD社区《天际》才很好地活了这四年,事情不应该是走到这种地步的。

是社区认同帮助玩家社区战胜了游戏巨头,而不仅仅是免费

Boycott Buying Workshop Mods小组的抗议首先就是针对Valve所制造出来的这种要求付费的行为,其次才是Valve的交易系统没有根据MOD特性做专门设计的细节问题,而这一切都已经在损害《天际》MOD社区了。归根结底,对于MOD究竟应不应该付费这一核心话题达不成一致,争论采取哪些适当的方式或方法都是没有多少意义的。

在Reddit评论中,2th明确指出,事实上没有人反对给MOD制作者以合理的补偿。一直以来捐赠都是各MOD社区(包括各开源社区)所广为认可的做法,MOD开发者们接受这种自愿的补偿,但决不要求强制的付费,因为在这些地方大家关注的核心问题是如何创造出更好的作品,而非是因作品的所有权问题而大打出手。正是这种开放的社区气氛培育出了DOTA、《反恐精英》这样的MOD,甚至还培养出来大约一半的Valve员工,而不是相反。即便Valve真的想要帮助社区进一步发挥这样的潜力,也不应当一出手就刺激大家去争夺MOD的所有权,并进一步毁掉整个社区赖以存在的文化认同根基,这不可能不引发众怒。

从捐赠的思维出发,Valve和Bethesda高达75%的分成比例,除了给人以“抢钱”的形象,确实很难一下子就能找出什么更好的解释来。但Valve创始人Gabe Newell解释的他们动机或意图并非如此,“《天际》是一个游戏极大地受益于MOD社区的典型案例。MOD付费功能本应是用来增强人们制作高质量MOD时的投入能力的,而非是伤害这一点。”“大约有一半的Valve员工出自于MOD社区。John Cook和Robin Walker的《军团要塞》原本只是《雷神之锤》的一个MOD,IceFrog的DOTA原来不过是《魔兽争霸3》的一张地图,Dave Riller和Dario Casali曾是《毁灭战士》和《雷神之锤》的地图作者,而John Guthrie和Steve Bond能加入Valve是因为John Carmack认为他们的Quake C开发是最棒的。所有这些人一旦获得收入就都能更自由地去开发游戏。”

在有人问及Steam论坛版主禁言那些发帖抱怨付费MOD的人的事情时,Gabe Newell也承诺道,“好吧,如果我们的人在进行言论审查,那就是愚蠢的行为。我会让这种事情停止下来。”对于付费MOD给Mod DB与Nexus Mods这样的第三方MOD平台所带来的冲击,Gabe向Nexus Mods所有人Robin Scott表示,“Valve想要做的是既为MOD创作者们又为Nexus Mods提供工具,同时尽全力避免Steam创意工坊会独占创作者或玩家的情形出现。”

Gabe Newell反复强调的是,“我们的目标是让作者和玩家们都能更好地制作MOD,如果某件事对这一点没有帮助,那么它肯定会被抛弃掉。现在我更乐观地认为,这将会是MOD作者和游戏玩家们的一次胜利,不过我们始终都是数据驱动型的。”然而有用户专门注册了名为Weaksteam的Reddit账户(至发稿时用户名已删除)则发来数据——当前创意工坊的24000个《天际》MOD中只有17个采用了付费功能,我想这一数据也正是促使Valve取消MOD付费功能的关键因素之一。

要是Valve果真能把出现的问题都处理好,事情又将如何发展呢?

从Gabe Newell在Reddit的坦率回应以及后续Valve迅速取消MOD付费功能并答应从头做好这件事情来看,我倒是愿意相信Valve的本意还是好的。Valve在公告中只是移除了Steam创意工坊中《天际》MOD的付费功能,但并未声明他们已经放弃为第三方游戏提供这一功能的打算。相反,他们却提到了对于这些天大家积极反馈的意见,他们都会认真加以考虑。我想,如果Valve能够设计好MOD的质量监控系统并认同于捐赠系统的基本理念,那么Valve应该就能找到一种更为合适的方案来重启这个交易系统。

这个系统所能带来的收入分成只是一方面的驱动因素,如果Valve果真能够通过这个系统培育起来一批AAA级游戏品质的MOD,那么这结果无论对哪一方都是非常有益的。前提是Valve能够处理好类似于DOTA时候的知识产权争议,而这一点正好又跟该平台的收入分成直接相关,此次争论中Bethesda所占的45%肯定还是过高了。Valve需要找到那个平衡点,既可以补偿创意工坊的运营成本,又能满足游戏发行商的知识产权要求,还能激励MOD制作者与游戏玩家的创作热情。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不是轻轻松松写下一个数字就能做到的。

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国内,很难想象哪一个业内巨头能够做到如此程度的坦率。也许围墙内的我们早已习惯了山寨和盗版的做法,而这场争论对很多数人来说可能只不过是又看了一场硅谷的热闹而已……但真正去读这场“热闹”中各方的观点和评论,我读出来的是大家的正直以及对于原则的坚持。大家因意见不同而有所争论并不可怕,即便可能会出现一些语气激烈的言辞,但真正能决定这场争论的还是大多数人掷地有声的务实思考。

上一篇:《鬼泣5》血宫模式玩法介绍
下一篇:21日筠连城区40辆电动社区巴士“上岗”​ 招手即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