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申博

当前位置: 首页 >  冒险游戏 » 正文

黎明:名校小鲜肉,拉来学区房

不谈钱的公益、不谈钱的经营、不谈钱的国民教育或企业兼并,都是耍流氓


 

国家重要中心城市广州是优质教育资源聚集高地,但也存在教育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近年来,广州成立或筹建30多个教育集团,进一步缓解大城市“择校热”,推进公平而又有质量的教育。(南方网)

 

南方日报推出“透视广州教育集团化”系列报道,聚焦集团化办学的新现象和瓶颈问题。既然聚焦了这一模模糊糊事关大量民众利益的事情,说一点教育界和官方说不出的意见,也是必要服务。

 

均衡发展是义务教育教育规划纲明确的战略性任务,“纲要”指出,“要探索多种形式,提高办学水平,扶持薄弱学校发展”。《国务院关于深入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意见》要求,发挥优质学校教育资源的带动作用,探索集团化办学,提倡对口帮扶。去年11月,广东省政府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增加幼儿园中小学学位和优质教育资源供给的意见》提出,鼓励各地积极改进办学模式,以优质品牌学校为龙头组建办学集团。

 

这就是教育集团化的发展背景。从中亦可见,名校效应的第次升级,名校被“委以重任”,在教育界形成核心地位,其功能与影响,放大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

 

城市里教育资源也不均衡,部分区域教育发展不充分,于是带来“择校热”,房地产商捡漏,热了他们的学区房。如果教育界操心学区房的事,那是想多了,有问题而没什么好事情。但教育集团化事态会影响房地产和房价,这可以肯定,房商和业主得操心。

 

老名校附近的学区房客户会有一定数量的减少,房价或低落些许,而学区房总体面积,因教育集团化爆发式发展而大幅度增加,房产商或不亦乐乎。至于原学区房降价多少、新学区房增收几何,那要看教育集团内的“同质化”程度——被集团化化了的学校越接近名校,新学区房房价就越接近老名校的学区房,甚至以后还可能完全接轨。

 

教育集团化的核心设计,即以名校为核心,而名校为核心,主要不是名校的硬件普适,而是其“软件”应用的扩大。这“软件”以什么为核心呢?没别的,校名,学校品牌。商业上的品牌战略不知成功与否,但教育上的公立品牌已经通吃。

 

“名校办名校”在集团化的各种类型中最受欢迎,为什么?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到新世纪初的几年,答案就有了——无论从哪方面看,这样都“更像”老名校,“原汁原味”。没有“破学校”遗留的旧货、垃圾,新建学校不需要费力打造品牌,学校名字是老名校,人员在名单上归老名校,领导管理完全归老名校。所以,投“被教育客户”之好,北京等许多地方的名校建新校,不叫分校也不叫分部,叫“一校多址”。即便较劲考证起来,我个货真价实的名校,理论上无法推翻。


 

实际主要是个校名的用法问题,品牌推广、增加附加值。名校对社区,就像明星于票房,名校就是拉票房的“小鲜肉”。不说真实教育质量究竟如何,不必等任何考核评定,从校名加在另一所学校头上的那时起,效果立竿见影,“顾客”就感觉和名校沾上了边。

 

新建校或薄弱老校加盟集团后,带头大哥会强调各方面的统一,也在势力范围内调剂软硬资源,因为品牌共享后,品牌拥有方还必须注意对品牌的维护,一旦弄没名校“滚雪球”的资本即惨重损失,领导的权威乃至管辖地盘没准儿会缩水。

 

注意,教育集团化或是有利于教育均衡的一种模式,但并非统一模式,更不是名校一统天下的兼并运动。集团里的各种组合类型存在质的区别,比如公办名校加民办学校。薄弱学校除依赖一时强势的名校就无路可走吗?弱校积弱的原因明摆在那里,对症下药也真的治不了病吗?名鱼吃杂鱼,就一定利于整个生态吗?如此这等问题,我看尚需商榷。

 

教育集团化,首先不是效力和评价问题,而是积极性来源(比如公益扩展还是其他扩展)和过程中的公正和透明。这里主要指明两件事:第一,学校管理官僚化情况下,行政指令教育界权力再分配和利益关系大调整,需要无利益方的监管,并保障公众知情权;第二,涉及教育集团化的所有资讯中,完全没有资金来源、使用、投向、成本的问题——而不谈钱的公益、不谈钱的经营、不谈钱的国民教育或企业兼并,都是耍流氓。


黎明  公权批评家,本世纪初开拓中国“亲历性评论”的代表人物,评论直指身边的腐败恶势力。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华中科大兼职教授,新闻评论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uc名家专栏签约作家。

 

山东人,居河南濮阳。原搜狐专栏作家、星空评论主持人,前“南都”、《东方早报》、《长江日报》、《凤凰周刊》、《长城月报》、《中国减灾》、《财政监督》等报刊的专栏作者。现流窜于民间篮球场,业余写作和唱歌(歌唱界文章第一,评论界第一歌手)

 

一个人的主义:“三无主义”——政治上消灭无权阶级;文化上消灭无知阶级;经济上消灭无产阶级。

 

作文宗旨:提供新知,有所担当

 

爱看不看爱赏不赏

上一篇:疾病面前,可以渺小,也可以自保
下一篇:这一次,我们要提前去柏林了